首页
> 法院动态 > 媒体聚焦
 
今日永嘉:攻坚克难,全力打好执行 “攻坚战”
发布日期:2017-03-20 字号:[ ]

“斗老赖、破难题”,自拉开破解执行难“攻坚战”帷幕以来,县法院围绕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”为目标,院领导亲自挂帅,通过完善执行机制、科学运用强制措施,执行工作取得明显成效。

据统计,2016年,县法院共新收执行案件3887件,执结案件3720件。申请标的额18.39亿元,执行到位标的金额6.44亿元,人均结案数286.15件。实际执行率、执行标的清偿率、案均标的清偿率、违法制裁率等各项质效数据均位居全市前列。

合力密织执行天网

林某是一名房屋建筑工人,在2014年受雇期间不慎从高处摔落,经抢救无效身亡。林某家属起诉至县法院,法院判决承包者叶某赔偿林某家属15万余元。

林某家属于2015年向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执行法官多方联系,发现叶某长期居住外地难以联系,且名下确无财产可供执行,案件一度陷入僵局。

2016年,县综治办牵头与基层综治办对接,建立村居执行联络工作机制,每个村居确定一名村干部作为执行联络员,配合法院执行工作,将执行触角延伸到最基层。

以此为契机,该案执行法官联系到叶某所在村落的村干部,向他了解叶某经常居住地,经济状况等线索。最终,在村干部的协调配合下,叶某履行了判决义务。

为有效破解执行难,去年8月,我县召开破解执行难协调会议,人大、政协和相关党政部门就支持法院执行工作达成共识,包括对接组织、纪委等部门,推动各部门建立将执行案件履行情况纳入年终评先评优、工作晋升晋职的考核机制,推动人大代表、党代表、政协委员换届选举时的资格审查实行 “一票否决”机制等。

 

频频组合执行重拳

乡镇人大代表王某因为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欠款80万,被申请人申请立案执行。案件进入执行阶段,王某声称自己没有钱还款便消失得不见踪迹,而执行法官也找不到其任何可执行财产,案件似乎进入了僵持状态。

但过了段时间,经办法官发现王某的银行户头里有五万元以上的大额资金流动。根据相关规定,王某的行为涉嫌构成拒执罪。于是,县法院将案件移送给县公安部门,公安部门经侦查后,向县人大常委会提请刑事拘留人大代表王某的申请。没想到,此举一出,王某马上联系法院表示自愿履行。

“这可谓立竿见影,执行款立马到位了!”县法院执行局局长陈小成告诉记者,“我们不断加大对拒执行为的打击力度,通过罚款、拘留等方式制裁失信者185人,移送公安侦查拒执犯罪案件13件,对‘老赖’起到了很好的震慑作用。”

同时,县法院通过公布“老赖”黑名单不断强化失信惩戒威慑力。除在门户网站发布外,去年共向公安、国土、房管等部门的征信系统导入征信信息3029人次,企业信息484人次;通过平安浙江视频网及全县110个曝光平台曝光“老赖”452人次,并限制1402人出国出境、贷款置业、招投标等,进一步压缩“老赖”生存空间,迫使他们主动履行债务。通过以上手段共敦促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或和解案件48件,执行到位188.4万元。”

据了解,除了上述措施,布控工作也大大提升了执行效果。该院建立与银行、住建等部门的“点对点”查控专线,调配专人负责临柜查控,确保及时查控被执行财产,2016年共查控存款1.26亿元,房产、车辆、股权等7206件。同时落实全天候执行备勤机制,共布控501人,实际控制292人,促成204件案件执行完毕或和解,执行到位金额近1052万元。

持续开展专项活动

“法官,我来交钱了,县里说我是‘老赖’就不能连任党代表了,请务必给我一份结案通知书,我今天要马上拿到组织部去资格审查了,还有你们一定把我从‘老赖’黑名单上撤下来啊!”去年下半年,我县某村的村支书李某特地来到法院缴纳执行款,当场把20万元欠款一次交清。

2016年,为破解涉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、行政机关及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等特殊主体案件的执行瓶颈,县法院利用村级组织换届选举、“两代表一委员”换届选举的契机,与人大、组织人事、纪委等职能部门建立互动机制,全面落实代表资格审查“一票否决”制。全年累计为组织人事部门和人大、政协及乡镇(街道)审核人大代表、党代表、政协委员候选人名单70批4300人次,资格否决35人次,促使候选代表主动履行到位标的金额800多万元。据悉,县法院去年共执行涉特殊主体案件209件,到位标的额6910万元。

“涉特殊主体集中执行活动只是专项执行活动中的一个缩影。”陈小成介绍说,“除此之外,我们还开展了涉民生、金融债权、房产腾空,“终结本次执行程序”案件“回头看”等专项执行活动。”

活动开展以来,县法院举全院之力,从人力、财力、物力支持执行工作。干警启动“白加黑”“五加二”工作模式,白天外出找被执行人和财产,晚上录入案件节点,还利用闲暇时间,对历年终本案件进行再次排查,共恢复执行并执毕案件830件,执行到位金额近2.05亿元。同时,有序推进“执破结合”工作,“执行移送破产”共29件,涉及执行标的额2.26亿元。


如何理解执行难,法官告诉你:

现在大家普遍认为案件没执行就是执行难,是法院执行不力造成的,其实这是一种误解。所谓的执行难应该分两种情形,即执行不能和执行难。执行不能是因为被执行人丧失履行能力、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形,这部分案件占了执行不了案件的大部分,不管法院采取何种执行手段都是不可能执行到位的,其本质上属于当事人面临的交易风险或法律风险,不属于执行难的范畴;而执行难主要表现为被执行人抗拒或规避执行、转移或隐匿财产、逃废债务;法院执行手段匮乏、执行措施不力或出现消极执行、拖延执行,以及有关人员或部门干预执行等情形。所谓解决执行难问题,就是要把有限的司法资源用在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上,使这部分案件全部或者绝大部分得到及时有效执行。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